首页 随笔录

那年盛夏,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,天空格外蓝,没有一片云彩。 在大山脚下,学校门前,一个亭亭玉立、清新脱俗的妹子印入我的眼帘,我前脚刚踏入校门,他后脚跟上,我回头问她叫什么,她说她叫苏流年。我问她是哪里人,她说是上岭镇的。正是这次偶遇,我与她结下一段深厚的感情。 刚到教室,我放下东西,我去饮水机那里接水,刚接一瓶水,转身过去,刚好碰到一个女生,我连忙说:“同学,对不起,我不小心碰到你的裙子,”对面的女




文章评论